武汉日记: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

“2月27日,西厂口社区防疫值守点。”说着,熊振迪递给我一张照片。这是战“疫”以来,他和爸爸第一次“同框”。

照片中,熊振迪戴着护目镜、身穿防护服;熊志军戴着警帽,身着警服。父子二人肩并着肩,对镜头比了个大拇指。

熊振迪(右)和父亲熊志军(左)在武汉西厂口社区合影 。徐飞 摄

“他就像一台工作机器”

不见人流、车流却忙得连轴转,这对武昌区交通大队副大队长熊志军来说,还是参警26年来头一遭。

从春运保障到疫情防控,他已经连续奋战了50多天。儿子熊振迪说,“他就像一台工作机器,24小时待机。”

“同框”那天,熊志军接警:九龙井小区唯一出口处停了几辆私家车,严重影响社区团购保障物资发放。

调派拖车把无法联系到车主的车辆移开后,熊志军又指导社区用锥形桶隔离出了30平方米区域,专供应急保障物资放置和发放。这样的改造,交通大队已完成了6处。

疫情期间,熊志军和队员还管了不少“闲事”。

有一对外地小夫妻,带着不足三个月大的孩子来汉求医,后因疫情滞留在汉,吃、住等经济问题难倒了小两口。

熊志军知道后,反复和社区工作人员沟通,帮一家三口安置好住宿,并送去粮油米面等生活必需品。得知孩子的奶粉消耗殆尽,他又联系母婴专卖,解决了小家伙的口粮问题。小两口直言,熊警官、街道和社区,让他们感受到了武汉这座城的温度。

“对老百姓来说,任何困难都是天大的事,马虎不得。整个大队全天候待机,只要群众有需求,我们责无旁贷。”熊志军说。

说起当志愿者的儿子,熊志军“不可能不担心”,可见儿子有这份担当,他又多了几分欣慰。“想当这份差,这些锻炼就是必须的”。熊志军说。

“感觉在和他并肩作战”

老话讲,虎父无犬子,上阵父子兵。

战“疫”打响后,从小就以爸爸为榜样的熊振迪,自愿报名成为了社区值守点的志愿者。

“没想到他来我值守的社区了。”熊振迪说,爸爸处理完工作,他才凑过去,爷儿俩聊了一会儿。儿子说的,多是守卡见闻;父亲说的,多是叮咛嘱咐。

“虽然看见了父亲的辛苦,但我还是想成为一名人民警察。”从小就耳濡目染的熊振迪,现已如愿考入湖北警官学院,成为一名预备警官。

熊振迪在湖北警官学院上课。受访者供图

无法跟着爸爸一起出警、执勤,他就去当志愿者,参与西厂口社区执勤点人员出入管理,“感觉在和他并肩作战。”

尽管一再强调禁止出门、减少出门,但仍然有居民想出去。跟在社区门口站一天相比,口渴才是最难忍受的,可为了减少上厕所造成的防护服消耗,熊振迪口渴也忍着。

一天下来,他累得倒床就能睡着,可第二天一早,他又斗志昂扬地出现在社区门口。

“体会到了爸爸的不容易。”熊振迪说,他会一直干下去,直到战“疫”胜利,“不能让老熊把我看扁了!”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rodkowitzlaw.com